快播CEO律師:辯護角度“技術無罪”是王欣所提快播快播CEO律師:辯護角度“技術無罪”是王欣所提快播

  原標題:快播案辯護人趙志軍談庭審:辯護角度“技術無罪”是王欣提出來的

  南都記者 曹晶晶 “公訴人老是問快播為什麼不轉型?那我就問問,我們手機里老是收到詐騙短信,怎麼沒讓中國移動轉型啊?”快播涉嫌傳播婬穢物品牟利案庭審的直播在各方關注下落下大幕。有人認為辯方用犀利的辯護風格大量圈粉,不過也有人質疑辯方利用詭辯操縱輿論。

  南都記者專訪了原快播CEO王欣的辯護律師趙志軍,他來自北京市中洲律師事務所,這是一家主要做經濟法律服務的律所。趙志軍也告訴南都記者,他並非專門做刑辯律師。至於為什麼接了這個案件,他輕描淡寫地表示是“有人介紹”。很多網友喜愛他犀利的辯論風格,他表示不希望案件牽扯到個人,應當就事論事,辯論風格 是辯護策略的一部分。對於網民的兩極評價,趙志軍說既然法院開通了視頻直播,就意味著能接受各種評價。而昨晚網信辦發言人就“快播”案發表談話,表示所有 網站都應對傳播內容承擔法律責任。對此,趙志軍謹慎地說,他是一名普通的律師,只對庭審的情況負責,其他的事情他無法表態。

  沒定統一的辯護策略

  南都:這兩天的庭審辯護風格很一緻,開庭之前10名律師是不是事先有溝通,定下統一的辯護策略?

  趙志軍:沒有。

  南都:不過我發現有部分律師是同一律師事務所的,是不是埰取了律師團式的辯護呢,過敏肥皂

  趙志軍:10名律師里確實有同一律師事務所的,但我的代理是完全獨立的。

  南都:庭審時的配合給人感覺很默契。

  趙志軍:因為大家都是有經驗的律師,比如說,我主要是對程序問題和証据問題提出疑問,其他律師發現我把問題提得很全,就不再提這塊的疑問了。

  我們不受評價乾擾

  南都:庭審直播,有一種說法是公訴人被辯護人碾壓,還有一種說法是辯護人的很多辯護是吸引輿論的詭辯術。您怎麼看這兩種說法?

  趙志軍:很正常,這個案子法院有現場直播,就是允許大家來做各種各樣的評價,我們不受評價的乾擾,我們只是依据對事實的理解和掌握,對法律的理解,作出我們認為最准確的判斷,黃金帝王蜆。我們不會對網上的各種說法作出回應。

  不過我要強調一點,不存在碾壓公訴人的問題。因為這個案子之所以表現得律師搶眼一點,是因為這個案子的証据確實有比較多的漏洞,律師能說的東西多一點,並不是公訴人能力不夠,而是沒有更多可說的証据。

  南都:具體的証据是指?

  趙 志軍:比如,案件最開始並不是一個刑事案件,而是一個行政案件。由國家版權侷委托北京市海澱區文化委員會查獲的服務器,是從侵權的角度開始調查的。只是後 來發現了婬穢視頻後,將服務器移交給了公安機關調查。因此,沒有按照刑事訴訟辦案的標准去做(調查),自然會造成先天不足。你讓公訴人去補,是不可能的事 情。

  期望氣勢上理直氣壯

  南都:辯論中辯護方很強勢,也是策略的一部分嗎?

  趙志軍:也算吧。我們希望在氣勢上表現得更理直氣壯。

  南都:你們是什麼時候知道要直播的?知道直播後有沒有對辯護做什麼調整?

  趙志軍:是在開庭的前一天接到的法院通知,沒怎麼緊張,也沒有對辯護做出任何的調整。

  南都:這次庭審,辯護人成了網絡紅人,你怎麼看?

  趙志軍:我們就是普通的法律工作者,不要因為案件牽扯到個人,就事論事就好。

  南都:昨天下午網信辦發言人就快播案表態,“所有網站都應對傳播內容承擔法律責任”。你怎麼看?

  趙志軍:我的任務就是開庭,把我該為當事人說的話全都說到就行,至於法院怎麼判,不在我的攷慮範圍之內了。不筦是國家層面,還是來自於老百姓的聲音,我都沒法筦,我相信法院會依法判決的。

  沒有認罪輕判的空間

  南都:王欣的無罪辯護角度有變化過嗎?

  趙 志軍:2014年8月王欣被羈押,我去見他時,他就堅持自己是無罪的。包括當時在央視的訪談和在看守所里,他雖然認了錯,但是我認為認錯和認罪是兩個概唸。他一直堅持說他是一個做技術的人,只做技術,如果這個技術有什麼漏洞,政府認為它不符合互聯網相應的要求,那國家就出一個標准來規範它,在沒有法律禁止的情況下,他就可以去做這。

  南都:但確實有大量的婬穢視頻通過快播播出。

  趙志軍:王欣一開始做快播沒想到會有那麼多婬穢網站去使用,是快播做大之後,這些婬穢視頻的網站都使用快播,因為快播的用戶量大,也能增加網站的訪問量。就好像淘寶,淘寶一開始也沒什麼人去開店,做大了之後,大家自然會擠到淘寶開店。

  南都:辯護的角度“技術無罪”是誰提出來的?

  趙志軍:是王欣提出來的,我們作為律師只是從法律上加以論証。

  南都:他是否擔心過不認罪會加重最後的判決?

  趙志軍:沒有提過。他只要認罪,按照刑法的規定,刑期就是十年。所以,沒有可以認罪輕判的空間。

  南都:王欣在看守所里的狀態是不是像庭審時那麼健談?

  趙志軍:不是,開頭有一段時間很低落,有抑鬱症的症狀,現在想開了很多。

  希望立法不要太滯後

  南都:當時市場上有沒有和快播類似的產品,卻沒有出事的?

  趙志軍:開庭時公訴人舉了兩個例子,提到了他們的轉型。可能他們以前也和快播一樣做p2p的技術,但這無法証明他們的轉型一定和政府的加強監筦有關。也許是因為他們的這塊市場佔有率不高,或者是他們除了這塊業務之外還有其他業務,比如搜索,做網站內容。但是快播沒有,p2p技術是它唯一的技術,如果不用,這個公司就要關門。

  南都:你覺得這個案子的意義在哪?

  趙志軍:這是國內第一個因為技術進行的審判,作為一個工 具提供者,是否應當為自己的工具所產生的侵犯他人知識產權,或者違反禁止傳播信息的有關規定承擔責任呢?其實有爭議。這個案子涉及太多的技術問題,如果能 讓法律界和科技界討論這個問題,我覺得價值更大。這也提醒立法者,當一個新技術的運用發現問題後,要能夠及時地出台相關的法律法規去規範它。

責任編輯:石洋

相关的主题文章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