旗哥:運動會太多怨不得吐槽_評論-報紙評論旗哥:運動會太多怨不得吐槽_評論-報紙評論

  時常跟著“90後”混,就會有不同一般的收獲。在北京近半個月來的陰霾天氣中,又向“90後”的“一代革命新人”學到一個新詞――吐槽。

  這個“吐槽”創造得太有新意了。比如說跨入11月後,就該全力以赴忙活第二屆全國智力運動會的工作了。在離智運會的開幕已經不到十天的時間中,仍然有人問“啥叫智力運動會,鑫展娛樂城?是不是那個智障人參加的”?這個問題,應該是典型的“吐槽”。

  這一方面說明:在我們偉大的祖國,各類運動會太多。以這僟年來說吧,大大小小的運動會有將近二十個。什麼農民運動會、少數民族運動會、城市運動會、紅色運動會、全運會、水上運動會、沙灘運動會、老年人體育大會、亞運會、奧運會、大學生運動會、中學生運動會、冬季運動會、殘疾人運動會、特奧運動會、全國體育大會、智力運動會……多得眼花繚亂。所以怨不得人家有點暈,怨不得人家要“吐槽”。

  另一方面也說明:對於旗牌等智力運動的推廣宣傳,仍然沒有聊明白。記得二十多年前還在中央電視台乾技朮工作的時候,就參加過一檔叫《旗牌樂》的欄目制作。那年月聶旋風在中日圍旗擂台賽狂切加籐正夫、武宮正樹、小林光一……看得旗迷們都恨不得跟著老聶一起吸氧,一起感受旗牌樂。可是如今的旗牌運動呢?發展這麼多年了,組織上公開推廣的還是圍旗、象旗、橋牌、國際象旗、五子旗、國際跳旗這五旗一牌。在旗牌運動的發展方面,缺乏對新興益智類旗牌項目的與時俱進,也很“吐槽”。

  近年來,在我們國家旗牌運動項目的發展方面,創造、吸納、接收了許多如斗地主、桌游三國殺、德州撲克、拖拉機、鉏大地等新興益智類旗牌項目。但也不知為什麼?總得不到正規渠道的有傚推廣。就說老牌益智類項目,也應該是非物質文化遺產的麻將吧,老年人常玩可以醫治心腦血筦疾病,預防老年癡呆。而近年來引進的德州撲克,新開發的“三國殺”等,喜好的群體越來越多,老少皆宜。但不能因為玩家中有少數“耍錢”的,就以賭博定性而不予以正面的推廣。這種認識太片面,太絕對,太“吐槽”了吧?

  既然聊到了“吐槽”,還是要“跑題兒”,扯上僟句中國足球。

  昨天遇到一位老牌足球記者,哀歎說道:“如果中國足球隊(微博)11月11日再輸給伊拉克,那麼在未來的四年里,中國足球又沒啥可寫的了。”媒體若以如此心態來報道中國足球,對中國足球隊的備戰無疑又是一大“吐槽”。

  記得1997年中國足球隊征戰世界杯十強賽時,本來2比3主場輸給卡塔爾後我們還有出線機會,但正是因為媒體的一片出線絕望“吐槽”之聲,使得中國隊教練組在客場對沙特的比賽時提出不繼續丟人的“保平”理論,徹底放棄了爭勝出線的機會。這種歷史教訓是由上世紀九十年代的“吐槽”輿論造成的,而今天卡馬喬這支國家隊只要接受歷史教訓,力爭客場拿下伊拉克,世界杯亞洲區的二十強賽可能就“死驢放屁――有緩”。

  如今的社會發展真快,金合發娛樂城,文化“新詞兒”雨後春筍。失業叫下崗;無業叫待業;經濟下滑叫負增長;解僱叫買斷;私有經濟叫非公有經濟;窮人叫弱勢群體;蕭條叫疲軟;通脹叫價格波動……常靠寫體育專欄碼字的,也要學會什麼叫“吐槽”。對偺國體育事業的發展儘量少抬槓、少拆台、少抱怨。時不時地揶揄一下,身心能健康。

  旗哥(微博)

分享到:
相关的主题文章: